保存到浏览器  分享

孤胆英雄

0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剧情介绍

《长安十二时辰》最新剧情:孤胆英雄张小敬被逼上绝路

第24集:

天保三载元月十四日,亥初

李必看到龙波和鱼肠等人从靖安司的密道离开,他急忙跟过去。张小敬,檀棋和伊斯辗转来到平康坊的刘记书肆,张小敬看四下无人轻轻敲门,并把杀手交给他的十字莲花吊坠从门缝里递进去,没想到来开门的竟然是张小敬在第八团的生死兄弟丁老三,丁老三承认自己就是火师,并简单讲述了自己沦落为收金杀人的守捉郎的经历,还热情地拿出酒和肉,张小敬有重任在肩,他无心吃肉喝酒,丁老三早就猜出他是为波斯寺右刹被杀的事而来,张小敬苦苦追问幕后雇主,丁老三没有回答,只是拿出他随时带在身上的第八团的团旗交给张小敬。

龙波率蚍蜉们护送受伤的鱼肠离开,临走前还放火烧了靖安司,靖安司里顿时乱作一团,幸存的官员们从火海中救出死难者的遗体,剩余的旅贲军赶忙拎水救火,可他们人单力薄,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姚汝能顶着浓烟四处寻找李必无果,他颓然坐在地上,双眼失神地望着被烧成残垣断壁的靖安司,以及遍地的伤兵和死尸,姚汝能感到从未有过的绝望与无助。

靖安司毁于大火,姚汝能遍寻李必

李必跟踪龙波一行人来到熙熙攘攘的街市,很快被蚍蜉们发现,把他逮个正着,龙波从路边摊位上拿过一个木刻的面具给李必戴上。张小敬向丁老三苦苦逼问幕后雇主,可他死守守捉郎的“恩必报,债必偿”的信条不肯说出来,张小敬反复声明这关乎到长安城数十万百姓的性命,这一下戳痛了丁老三的伤心事,当年他千辛万苦回到老家,发现母亲和妻儿被活活饿死,尸体都烂在炕上了,丁老三此时想起来还伤心地泣不成声,他不但不招认,反而苦劝张小敬跟他一起干。

郭利仕带人来到右相府,向林九郎传达了圣上的口谕,让林九郎全面接管靖安司,缉拿凶犯,郭利仕向他简单汇报了靖安司的现状,靖安司遭劫,李必至今下落不明,圣上怪罪太子办事不利,太子借口旅贲军和右骁卫都被调回,导致靖安司防卫不严,他推荐林九郎缉拿凶犯,圣上当场恩准,林九郎心里不痛快,太子故意把这块烫手的山芋交给他,摆明了就是想为难他,林九郎只能硬着头皮接旨,立刻派吉温带人接管靖安司。

林九郎接管靖安司,心怀不忿接手烫手山芋

靖安司里的哀嚎声阵阵传来,被关在牢房里的元载却异常兴奋,他趁机向王蕴秀表明心意,还让程参赋诗一首做纪念,程参根本没有心情再作诗,元载断定林九郎很快会派人来收拾靖安司这个烂摊子,保证今天就能让王蕴秀出去,还承诺要保她一世平安,王蕴秀深知元载是一个油腔滑调的市侩小人,可还是对他的甜言蜜语没有任何抵抗力。

龙波押李必回到老巢,李必一眼就认出这是何孚亲生父亲生前留下的大宅子。果然不出元载所料,吉温很快派人把元载和王蕴秀接出去,元载知道吉温立功心切,就出主意让王蕴秀出面指证张小敬,吉温当场交给王蕴秀一张白纸,让她在上面签字画押即可,王蕴秀也没有多问,就一一照办。

吉温正式走马上任做靖安司司丞,他立刻召集幸存的官员和主事,口口声声称要攘外必先安内,当众宣布张小敬就是那个内奸,还拿出王蕴秀的证词,姚汝能不服气,可他人微言轻,又敢怒不敢言。

张小敬被诬内奸,吉温断案草率处之

丁老三苦劝张小敬不要再追查下去,因为真相是肮脏丑陋的,他想为张小敬心里留下一块干净的地方,丁老三答应明天送他和檀棋去边塞过自由自在的小日子,张小敬不想和他继续纠缠,就把檀棋和伊斯支走,他要单独和丁老三谈判,檀棋担心张小敬,苦苦逼问丁老三和张小敬怎么认识的,丁老三没有回答,伊斯一语道破檀棋对张小敬有爱慕之情,檀棋避而不答。

靖安司的官员们对吉温如此草率结案很不满,纷纷站出来和吉温对峙,姚汝能鼓起勇气和吉温理论,元载小声威胁恐吓他,姚汝能只好认输,官员们大骂他是无能的怂包,吉温很不耐烦,立刻下令让望楼传信,重金悬赏全城搜捕张小敬。

不满吉温乱定罪,姚汝能顾全忍辱

张小敬向丁老三逼问幕后雇主,并向他讲明利害关系,丁老三一气之下把书肆的守捉郎杀死,并以第八团兄弟们的名义起誓,要跟着张小敬出生入死,他话音刚落,就被幸存的守捉郎一刀毙命。

第25集:

檀棋和伊斯在刘记书肆外面等张小敬,突然听到一阵阵密集的鼓声,檀棋意识到靖安司有急事,立刻让伊斯跳上房顶找附近的望楼,伊斯跟着武侯们学过密语,看到望楼上传出“格杀勿论”的密令,檀棋知道望楼从来不会传这种密令,因此断定靖安司有危险,她要向张小敬汇报,让伊斯想办法逃命,不要再跟着他们,可伊斯坚持要留下来,还当场表演了跑酷的绝活,结果不小心掉在一群待命的守捉郎身边,他们刚想杀了伊斯,突然听到刘记书肆传来火师出事的哨声,就一起赶过去一看究竟。张小敬从房间里出来,顾不上和檀棋多解释,拉起她就跑。

龙波听到望楼的鼓声,让李必解释其中含义,没等李必回答,何孚兴就高采烈来向龙波汇报,望楼传信要全城缉拿张小敬,盛赞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只要抓到张小敬,就可以顺利完成大业,何孚让龙波先带着蚍蜉退下去,他得意洋洋向李必示威,承认自己以前是故意装疯卖傻,都是为了等到今天杀了林九郎为父母报仇,李必谴责他不该为了个人恩怨枉顾长安数十万的百姓的性命,何孚对李必反唇相讥,李必趁其不备把他打翻在地,死死掐住他的脖子,何孚扬言明天早晨就会有人弹劾太子在景龙观密会官员,李必顿时傻眼了,何孚趁机挣脱开。

景龙观密址败露,李必气怒欲杀何孚

李必清楚地记得太子在景龙观私地密会京兆尹韩朝宗,韩朝宗承认曾经带着李白去过南山隐宅,太子搜罗了天下异能之士,全部安置在隐宅,太子让韩朝宗把那些人都遣散,担心林九郎以此事为难他,韩朝宗还向太子汇报了一个好消息,他奉命在灵武垦荒三千亩地租给农户,并执行新说法,现在已经初见成效,农户心甘情愿留下来,没有一个人离开的,太子倍感欣慰,想把新说法推行天下,长安的子民就都能受惠,韩朝宗还向太子汇报了皇甫惟明得胜归来,要趁向圣上复命之际弹劾林九郎滥杀无辜的罪名,李必觉得不妥,担心圣上会怀疑太子结交藩使。

张小敬拉着檀棋一路狂奔,守捉郎对他们穷追不舍,张小敬让檀棋回去找李必,因为火师这里的线索断了,希望李必从鱼肠口中问出其他线索,檀棋眼看着守捉郎已经追来,可她只能硬着头皮回靖安司,张小敬被守捉郎团团围住,他以一当十拼命抵抗,趁机挟持了一个守捉郎,劝其他人赶快离开,可他们扬言要为火师报仇,张小敬只能只身迎战。

檀棋一口气跑到最近的武侯聚集的铺子,向在这里待命的武侯和不良人求助,长安不良人胖罗和同伴们在喝骆驼蹄子汤取暖,檀棋谎称和夫君去平康坊拜见林九郎,结果在巷子里遇到贼人,她的夫君被贼人抓走,拜托胖罗他们出手相救,还搬出林九郎来说事,胖罗信以为真。

张小敬被守捉郎围堵,檀棋求助不良人

李必对何孚口诛笔伐一通,何孚扬言就是想杀死林九郎,然后嫁祸于太子,李必怒不可遏,死死掐住何孚的脖子不松手,何孚大声喊龙波救命,龙波才一脚踢开李必,何孚对龙波破口大骂,嫌他出手太慢,龙波被激怒,狠狠打了何孚一耳光,谴责他不该出尔反尔减免蚍蜉们的酬金,还大骂何孚没教养,何孚报仇心切,只好向龙波屈服,承诺给他们三倍的酬金,何孚想亲眼看着林九郎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伏火雷炸得粉身碎骨,永被后人耻笑,龙波满口答应,可是条件是要在行动之前把何孚的眼珠子挖出来,龙波看不惯何孚用钱来压人的那副高高在上的做派,何孚连连求饶,龙波根本不为所动,让蚍蜉们强行把何孚拉下去。

龙波把矛头指向李必,嘲讽他竟然为了太子如此卖命,李必坚称太子才是大唐的未来与希望,如果太子遭难,必会引起朝廷大乱,百姓遭殃,李必声明太子四处寻找能吏,要推行新政,龙波不想听他啰嗦,让人把他押下去,闻染站在一旁目睹了这一切。

李必一意效忠太子,龙波对此嗤之以鼻

胖罗带着不良人跟随檀棋来救人,发现正和守捉郎们厮杀的是张小敬,自从张小敬出卖兄弟小乙以后,不良人就立下规矩,要与张小敬不共戴天,胖罗他们站在原地眼看着张小敬和守捉郎对打,张小敬凭借过硬的功夫很快把守捉郎们制服,并且声明他没有杀火师,可他们根本不信,发誓日后来找张小敬报仇。守捉郎们离开以后,胖罗主动过来和张小敬寒暄,答应再把张小敬当一天不良人的头。

张小敬看到檀棋,猜到是她把不良人找来帮忙,忍不住埋怨她不该回来,可檀棋却借口害怕张小敬逃跑。就在这时,通传武侯来向胖罗他们传信,靖安司新司丞吉温下达了紧急的三羽令,重金捉拿一个身材高大的凶犯,张小敬猜到是要抓他,胖罗想把通传武侯打发走,可他一眼就认出张小敬,张小敬向他简单了解靖安司的情况,然后将其威吓走。然后派檀棋设法找到李必,胖罗大声招呼不良人去小路上搜捕凶犯,给张小敬足够的时间逃走。

张小敬成被抓嫌犯,檀棋得知李必失踪

姚汝能直接来找吉温理论,证实张小敬不是凶犯,并且说明张小敬拼死抓狼卫,保护长安城百姓,可吉温一口咬定张小敬杀狼卫是障眼法,提醒姚汝能不要为张小敬开脱,还指责他不该救张小敬的故交闻染,并且搬出姚汝能的父亲被当街问斩的事相威胁,姚汝能只好屈从。

元载拼命在王蕴秀面前邀功,还承诺会全力保护她,元载还算出吉温会把最棘手的事交给他,果然不出元载所料,吉温派他带右骁卫前往平康坊刘记书肆捉拿张小敬,王蕴秀大骂吉温是小人,竟然让手无缚鸡之力的元载去抓张小敬,吉温只给元载一个时辰的时间,还让他把姚汝能也处理掉。

姚汝能看着被杀死的主事们,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由地想起他们平日里的音容笑貌,姚汝能取下徐宾脖子里的项链,心里默默为他祈祷。

第26集:

闻染百思不得其解,龙波带蚍蜉们袭击了靖安司,可朝廷竟然不抓龙波,反倒要抓张小敬,龙波提醒她这就是官官相护,黑暗腐朽的长安城,闻染拜托龙波救救张小敬,他婉言谢绝,闻染赌气要独自去救张小敬,不许龙波出面阻拦。

元载奉吉温的命令要把姚汝能打发走,派他去望楼原地待命,监督武侯们是否尽职尽责,然后再转达大望楼的指令即可,如果姚汝能不听指挥,就乖乖回到太子身边,姚汝能忍气吞声前往望楼待命。龙波把挖去双眼的何孚和李必关在一起,李必苦苦逼问刺杀林九郎的真正的始作俑者是他还是何执正,何孚让他亲自去问何执正,李必猜到何孚把何执正藏起来了,刚想逼问何孚,闻染就带人把李必抓走。

李必逼问何孚真凶,不愿老师牵涉其中

龙波派闻染杀了李必,李必情急之下说出只有他能让张小敬活下来,但是要让他回到靖安司,闻染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吉温让通传武侯给各个望楼下令,让他们及时向大望楼汇报张小敬的位置,姚汝能眼看张小敬被通缉,李必至今下落不明,他又被吉温排挤,姚汝能彻底心灰意冷,呆呆地坐在望楼上一言不发。平康坊附近的望楼发现张小敬的行踪,立刻放烟丸报信,元载马上带人前去平康坊围堵。

龙波要带何孚前往伏击林九郎的地点,看到他用眼睛上的淤血在墙上写了“遥见双人影,知余在身旁”,龙波追问其中含义,何孚只说是灯谜。闻染求龙波不要杀李必,她想留着李必救张小敬,鱼肠担心后患无穷,没想到龙波却满口答应,鱼肠不服气,龙波警告她不许插手此事。

张小敬担心被望楼发现行踪,就借用花韵楼老妓女的大伞藏身,没想到还是被望楼武侯发现,当场把老妓女一箭穿心,张小敬就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胖罗带不良人及时赶来,把张小敬救走。

张小敬遭遇追杀,全城躲避逃命

李必昏迷中想起出事之前去找何执正,当面列举了何孚的种种罪行,何执正拼命袒护,李必想知道幕后主使是何执正还是太子,何执正警告他不要追查真相,只要杀死林九郎就好。郭利仕派人请林九郎立刻动身前往花萼相辉楼,圣上有要事要宣布,林九郎找来替身,并让他穿上自己的紫色官服,让甘守诚派右骁卫一路护送,李四方仔细分析了路况,断定狼卫会在东市胜业坊的十字路口行刺。与此同时,龙波把何孚送到指定地点。

林九郎的替身跟着右骁卫浩浩荡荡上路了,林九郎让李四方拿出弹劾太子的奏折,准备上书给圣上。胖罗把张小敬带回铺子,给他准备了干粮,盘缠还有出城的过所,让他即刻逃命,没想到元载突然带人冲进来,张小敬只好跳窗逃走,胖罗号召不良人以死相拼掩护张小敬,他一声令下,不良人一起冲出去,却因寡不敌众全部遇难。

为护张小敬逃命,不良人无辜枉死

元载派人向望楼传信请求支援,捉拿张小敬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长安城,张小敬不想再连累兄弟们被杀,只想一走了之,伊斯急匆匆追上张小敬。右骁卫护送林九郎的替身路过熙熙攘攘的东市,何孚点燃了伏火雷的引线,车夫松开缰绳,马车冲着林九郎飞奔而来,伏火雷竟然没有爆炸,何孚被当场抓获。

李必在人群中大声指出何孚不是主谋,并亮出靖安司司丞的令牌,甘守诚以私通乱党罪名抓捕李必,李必吓得慌忙逃命,右骁卫对他紧追不舍,李必慌不择路逃进平康坊妓女的闺房,拜托她帮忙掩护自己脱身,妓女只要现钱,可李必身上没带,妓女抢下他的令牌,李必赶忙要回来。就在这时,右骁卫来砸门,妓女把李必藏了起来,还编谎话把右骁卫都支走,李必才得以脱身。

何孚事败被抓,李必异议反遭疑

伊斯劝张小敬留下来继续查案,可他已经心灰意冷,更不想兄弟们白白为他送死,张小敬直接往城门方向走去,伊斯只好搬出檀棋来挽留他,张小敬也不为所动。

 展开全部

猜你喜欢

1 1
返回首页    留言反馈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底部邮箱,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Copyright © 201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

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说明具体情况。

Copyright © 201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复制下方链接,去粘贴给好友吧: --4m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