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浏览器  分享

妻子的秘密

3.8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剧情介绍

故事:妻子的秘密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人间小小虾米

“五月五、过端午,划龙舟、敲大鼓,一二三四五,你包粽子我跳舞。”南城的小朋友们一边拍着小手一边唱着端午歌,家家户户都在屋前屋后的门头、窗户上挂起了艾草、菖蒲、榕枝。南城的人个个喜笑颜开的,街道上处处弥漫着节日团聚的喜庆,只有刘婆婆觉得喜庆是别人的,与他们无关。

自从小小出去后,他们最怕的就是过节,鞭炮声、欢笑声、推杯换盏声,声声都提醒着她们这个家庭的与众不同。

“端午节要到了,小妹今年可回来?阿爹身体不好,她该回来看看的呀。“卖艾药的周姐拦住刘阿婆问道。

“她忙。”刘阿婆讪讪的说。

“她今年肯定回来。结婚第一年的端午哦,要回娘家“躲午”的哦。刘阿婆,这个艾药你拿着,回家挂起来,避避邪祟。”周姐说着塞了一把艾药给刘阿婆。

“这使不得的,这我要给钱的”说着刘阿婆颤巍巍的从怀里掏出手绢,打开手绢后,抽了一张五元的纸币递给了周姐。

“阿婆,你跟我客气的。小妹这么多年不在家,大家都是邻里街坊的,应该的。”周姐把钱塞回给刘阿婆。

“那真是谢谢你了。谢谢了!”刘阿婆接过周姐手里的艾药,和周姐打了招呼往家的方向走去。

小小去年年底完婚的,今年是她婚后第一年的端午节,按南城的习俗新嫁女要回娘家过端午的,想到这里刘阿婆掏出了老年机,拨通了小小的电话。

小小在Y市的老凤祥上班,接到刘阿婆电话的时候她正和同事交接班,她看了一眼手机来电,想了想还是接听了电话:“怎么了?”

“小小,是我。”刘阿婆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有什么事嘛?”小小拎过包,准备去赶回家的公交。

“没什么事,我就是想问问今年过节你回来吗?”刘阿婆一脸期待的问道。

“不了。”小小顿了顿:“我一会去趟银行,给你打点钱,过节你们买点好吃的。”

“我不要钱。”刘阿婆急道:“我们有钱的,小小。我们老两口在家花不了多少钱,我们就是想看看你。”说着,刘阿婆抹了抹眼睛。

“过节我不放假,等过段时间不忙的时候,我抽空回去一趟。”

“建群呢?你什么时候带他来见我们?”

“再说吧,你们照顾好自己,没什么事我先挂了。”小小的眼眶红了,她怕自己再说下午会忍不住,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回去了。

刘阿婆拿着手机一片落寞,顿了半饷才接着往回走去。

公交车到站的时候,小小拐到对面的银行给刘阿婆转了两千块钱回去。接着又去了菜市场买了爱人建群爱吃的菜,到家以后洗菜烧菜,麻利的做好了三菜一汤端上了桌。她抬头看了看钟,六点过一刻,建群回来还要一会。小小解了腰上的围裙,洗了把手,坐到了沙发上发起了呆。

“啪”沈建群进门的时候顺手开了灯,换了鞋转过身的时候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妻子吓了一跳:“你回来了?怎么不开灯?”

突然亮起的灯光让小小的眼睛感到不适,她眨了眨眼睛,动了下僵硬的身子。许是坐得时间有些长了,她的腿有些发麻,脚指头不受控制的僵硬,腿部传来一阵阵痉挛。

沈建群一看,把手上的公务包随手放在鞋柜上,连忙跑了过来:“是不是抽筋了?你慢点,先放松。”小小蹙着眉毛,没有说话。沈建群坐在了小小旁边慢慢的抬起她的腿,轻轻的按压着。

在沈建群的指温按压下,小小觉得身子开始松动了起来,她坐直了腰轻声的说:“好了,谢谢。”

沈建群停下了手,他看着小小苍白的脸,小小的这声谢谢让他觉得客气而疏远:“怎么了?心情不好?”沈建群摸摸了小小的秀发关切的问道。

邱小小望着沈建群真挚的眼神,沉默了。她能说吗?她该说吗?小小犹豫了,往事像潮水一样涌入脑海,一个个异样的惊诧眼神、一声声惊呼的诧异声、甚至有同情声,所有人都在提醒她与别人的与众不同。不,她不能说,她不能告诉沈建群,这个她鼓足了勇气奋不顾身想要白首与共的男人。“没什么,就是今天有点累。我们先吃饭吧?菜都凉了,我去热一下。”说着小小就要起身。

“累了你就歇着,下次回来不要做饭,你把菜买回来就行,饭等我回来做。”沈建群按着小小的肩膀,让她坐下。沈建群想着,既然她不想说,那就等吧,等到她想说的那天。

沈建群走到餐厅,端起桌上的菜走进厨房,用微波炉简单加热以后端上了桌:“小小,过来吃饭。”

“嗯。”小小走进了餐厅,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

“怎么买的都是我爱吃的菜?下次要买一些你爱吃的,知道了嘛?”沈建群夹了一块红烧排骨放进小小的碗里。

小小对着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老婆,你这样笑真好看。”沈建群看着想着小小忧郁的样子虽然很迷人,但是他更喜欢她开开心心的。

小小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快吃饭吧。”她低下头往嘴里包了一大口白饭。

“老夫老妻了还不好意思?”沈建群逗她道:“好了,吃口菜,一直吃白饭会噎着的。”沈建群给小小夹了一筷子的豆角。“对了,端午节要到了。想怎么过?”

小小心里咯噔一下,她抬起头,有点歉意的对他道:“陈姐让我给她换个班,我答应了。”

“你又答应他们换班。”沈建群放下了筷子:“小小,以前你是一个人,所以你给他们换班也没什么,可是现在我们结婚了,你不是一个人了,以后你都不是一个人了。今年过节你不上班好不好?”沈建群握着小小的手看向她。

“我已经答应陈姐了。”她没有告诉他,换班是她主动要求的。

“下周才过节呢,和陈姐商量一下,我们再换回来?”沈建群望着小小,小心翼翼的说“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去说?”

“建群,你知道的。”小小的眼睛又红了:“今年是我们婚后第一个端午节,按习俗我应该回娘家过年的,可是你知道的......”

沈建群看着小小伤心的样子有些不舍,他坐到小小的旁边:“我知道的,我懂的。小小,你不是孤儿了,你有爸爸妈妈的,我爸妈不就是你爸妈”沈建群搂过她,拍了拍她的后背:“我妈已经给我打电话了,她让我告诉你你的娘家就是婆家。”

小小的眼前浮现了刘婆婆期盼的眼前,她的耳旁响起了早上的电话,她哭的更伤心了:“建群,我还是想去上班......”

沈建群看着小小这么伤心,更加不舍:“好,好。我答应你,你别哭了。只要你开心,我什么都答应你。”他更加用力的抱着小小,仿佛害怕她消失一般。

饭后,沈建群去厨房收拾碗筷,小小洗了澡,早早的进了房间躺在了床上。沈建群收拾出来,给小小泡了杯牛奶,小小太瘦了,晚上也没吃什么。沈建群进房间的时候看见小小用被子蒙着头,他知道被子下的小小在流泪。他把牛奶放在了床头:“小小,牛奶放在这了,你等它凉了记得喝,我出去坐会抽根烟。”他把床头的小灯开着,关了房间的大灯,走了出去。

沈建群站在阳台上,他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又吐了出了,他并不喜欢抽烟,和小小结婚后,更少在家里抽烟。可是,今天的小小让他有点烦躁,似乎只有这烟才能纾解他胸中的郁气,他回忆起他和小小的过往。

那天,沈建群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柯宇给他打电话:“哥,我今天遇上了女神经病,你说她要不想结婚出来相亲干嘛?”

“怎么了?还有你搞不定的女人?”沈建群笑道。

“这女的有病,上来啥话也不说,好半天说话了问我能不能接受丁克?你说她有病吧?老子不生娃答应我爹妈相亲结婚干嘛?”柯宇想着就有气。

“丁克?为啥?她不能生?”沈建群惊诧的问道。

“鬼知道为啥?啥也不说,只说不能接受丁克就没有必要接触下去了。”柯宇顿了一下:“不过这女的长的不错。哥你说我要不要先把她骗上床再说?”柯宇笑道。

“你怎么这么贱?良家妇女也敢玩?”沈建群玩笑道。

“要不,你来?”柯宇笑道:“这女的可说了,她相亲只有一个条件,丁克!”

“这么有趣?那你帮我约出来见见。”

第二天,沈建群就在小小金店楼上的茶楼见到了小小。沈建群到现在还记得当他踏着楼梯刚上去的时候,抬眼看着穿着一身员工制服的小小,妆容淡雅,一本正经端坐着发呆的样子。她的眼睛很大,忧郁的眼神空洞的望着窗外,沈建群看着落寞的小小,一股保护的欲望油然而生。

“你好,我是沈建群!”他一边说一边伸出手。

小小扭过头看着沈建群:“你好。”小小没有伸手:“先生,这有人了。”

沈建群看小小没有伸手,于是坐了下来:“我知道,我就是你等的人!”沈建群对着小小笑了笑:“我是柯宇介绍来相亲的。”

小小一听,站了起来:“对不起!我是柯宇约出来谈事的。”说完小小就准备离开。

“邱小姐,我能够接受丁克!”沈建群急忙说。

小小停了下来,她看着沈建群:“柯宇和你说的?”

“邱小姐,我们坐下谈谈?”沈建群招呼服务员要了一壶菊花茶:“是我让柯宇安排的,我和邱小姐一样,也是丁克倡导者。”

沈建群看着小小坐下后,接着说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建群,33岁,Y市人。我开了一家小的广告公司,主要做店铺LOGO的,你们金店的牌子就是我做的!我父母都已经退休在家,身体良好。我在明城小区按揭了一套小三居,去年拿到钥匙后简单装修了一下,目前一个人住在里面。”

“你.....你好!”小小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我的情况柯宇和你说了吗?”

“说的不多,我想还是见你本人说比较好。”

“我叫邱小小,31岁。我家在南方的一个小县城,我中专毕业后就出来打工,做过很多工作,后来我以前的同事陈姐介绍我到她上班的金店,就一直在这里工作。已经在这工作四五年了,柯宇是也陈姐介绍的。我对相亲对象没有别的要求,我只希望以后可以做丁克。”小小抬眼望着沈建群。

“我能够接受丁克,我对邱小姐也很满意。不知道你对我满意吗?”

“只要你能接受丁克,我都可以的。”

“那你爸妈呢?”沈建群看到小小的眼神有过一丝慌乱,她犹豫的说道:“我是个孤儿,家里已经没有人了。我出来后也没有回去过了。”

“对不起!”沈建群有点心疼。

“没有关系”小小轻声的说:“我已经习惯了。”

“你为什么会相亲?”沈建群看着小小望着他,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长的这么好看,身边一定会有很多追求者。”

“我接触过几个,但是一提到丁克都不愿意,后来觉得自己一个人过也挺不错。单身久了,发现一个人有些害怕”小小苦笑道:“我最害怕的是有一天我突然死了身边却没有一个人知道。”

沈建群后来想从他见到小小的第一眼起,他就注定陷入小小的情网里,一生一世。

婚后的生活平淡温馨,沈建群的爸妈心疼小小是个孤儿,所以格外疼惜她。按理说,他们是幸福的,可是沈建群总觉得他一直没有走进小小的心里。

小小有心事!一个不愿意让他碰触的心事!

小小的生活很简单,两点一线的,除了家里就是店里。她也不喜欢和人接触,交往到结婚小小一次也没有参加他的朋友聚会,也没有邀过他参加朋友聚会。当初在小小的坚持下,他们旅行结婚的,以至于沈建群的朋友只知道他结婚了,却不知道他媳妇长啥样。除了上班,小小的其它时间都是在家里,她似乎没有朋友,她的手机通讯录里除了他的电话就只有几个同事号码。

沈建群发现,每逢节假日小小都特别伤心,别人都开心的忙着全家团聚的时候,小小都特别落寞,她特别不愿意休假,所以总是主动的和同事换班。沈建群有时候在想这是否与她早早的失去了父母有关。可是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她有他了。他的家人就是她的家人了,可是小小节假日也不愿意和他的父母待在一起。他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他怀疑小小的秘密一定和她的过往有关,沈建群试着问过,每一次提及小小都很痛苦。他甚至和小小说他只在乎他们的未来,他不在乎她的过往,可是小小听了只是笑笑。慢慢地他不问了,他想总有一天小小会对他打开心胸的。

小小在端午节前三天接到社区志愿者小刘的电话,刘婆婆出车祸了,她在给邱爷爷买药的路上被一快速的摩托车带倒在地上,小腿骨折,无法下床。

刘婆婆的老伴本就是阿尔莫茨海默症患者,一直离不了人,去年又中了风,生活更加无法自理,一直由刘婆婆照顾。小小接到电话后有点懵,她想过有一天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她该怎么办?她不知道该如何和沈建群说,她觉得自己有点自私,她不该走进这场婚事,她不想拖累沈建群。

“喂?小小?”沈建群接到小小的电话有点吃惊。

“建群,我有点事,要出趟远门。”小小的声音有些颤抖。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沈建群也有点不安。

“对不起,建群。我对不起你。你别问了,我自己能解决,等我安排好了就回来。”小小说着挂了电话。她来不及伤心,她很快收拾了衣物,订购了去南城的票。

沈建群有点着急,他不知道小小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知道这一定与小小的心事有关。他急忙的赶了回去,等他到的时候发现小小已经走了。

下了火车,站在南城的大地上,小小深深的探了一口气,离开这里已经十多年了,她到底还是得回来。命运这种事,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这么多年过去了,南城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到处都是生面孔。小小站在了门口,看着门头的艾药有点感伤,她掏出了口袋里的钥匙。十多年了,不知道换没换?

门很快被打开了,小小知道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在等她!小小推开门,走进了里屋。

“小小,你回来了!”刘婆婆没有想到是小小,她挣扎着坐起来。打了石膏的腿让她行动有些不便,刘婆婆哭着捶着床板,她太痛恨自己的年老体弱了。

小小看着她,眼眶红了,她扶着刘婆婆靠着床头坐了起来。一旁坐在轮椅上的邱爷爷看到小小发出了“啊、啊”的声音,他的头歪向了一边,口水控制不住的流向右嘴角,他的左手一直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小小蹲在了轮椅旁,她给他擦了擦嘴巴,擦着擦着她趴在邱爷爷的腿上大声的哭了起来,哭的肆无忌惮。邱爷爷抬起手摸了摸小小的头发,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一旁的刘阿婆也不住的抹眼泪。

沈建群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小小抬起了头,看见沈建群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我不放心你。”沈建群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向了躺在床上和轮椅上的两位老人解释道“我查了你的手机定位,买了票跟了过来。他们是?”

小小感到手脚冰凉,她觉得浑身的力气被一点一点的抽离:“她......”

刘婆婆看到沈建群很慌乱,她打断了小小的话,呜咽道:“我们没关系,她就是个好心人,来看看我们这两个可怜的孤寡老人的好心人···”说完,忍不住掩面痛哭。

沈建群没有说话,他看着小小,小小知道他在等她解释。

小小看了看刘婆婆又看看了邱爷爷,她知道瞒是瞒不住了,她终是扰乱了别人的人生。

“他们...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小小止住了泪,望着沈建群说道。

沈建群张大了嘴巴,他看着小小眼角的泪花喃喃道:“怎么可能?你不是孤儿?”他觉得这一切太不可思议,眼前的两位老人至少有八十多岁,看着要比他的父母大上两轮。

怎么会是这样?沈建群有点懵,他假象过小小太多的秘密,他甚至想过小小有过婚姻,很有可能是在老家藏着一个孩子,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种状况。

“建群,对不起!”小小哭了:“我不该瞒着你。他们真的是我的父母,我是他们五十二岁那年通过试管婴儿生下的。”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小小缕了一把头发,吸了一口气,苦笑道:“为什么?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都一直生活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小时候和小朋友一起玩,打招呼的时候我喊别的小朋友爸爸妈妈做叔叔阿姨,别的小朋友喊我的爸爸妈妈做爷爷奶奶。幼儿园的亲子活动,所有人都以为我是留守儿童是和爷爷奶奶一起参加活动。

慢慢的我懂事了,我害怕和别人介绍自己的家庭情况,我特别害怕参加家长会,每次介绍到我家长的时候无论是老师还是家长,他们的第一反应就和你今天一样。从小到大我觉得我和其他人仿佛不是生活在一个时代里,他们的世界我总是后知后觉。

你知道当你喜欢的人把你介绍给自己的父母时,对方父母却对你说“我不希望我的儿子在刚成家立业该全力打拼事业的时候却要去赡养随时都可能生活无法自己的老人”那种羞愧吗?我特别羡慕那些穿着漂亮的婚纱挽着父亲的胳膊走向红毯的女孩,可我知道我只能羡慕,我永远也拥有不了,因为当我的父母和男孩的父母站在一起时,我接受的一定是别人的惊讶、好奇、探究。”

刘婆婆哭的更厉害了:“小小,你不要说了。是我的错,是我们的错,我们对不起你。”

“我最痛恨的是我自己”小小闭着眼睛,流着泪水:“我明明知道他们爱我,可却拼命想要逃离。”

沈建群走向了小小,他抱住了她:“小小,这不是你的错!”

“是的,这不我的错,可也不是他们的错,你看看眼下,这种状况,当别人在父母帮衬下该养儿育女的时候,我却需要承担起照顾他们的职责。”小小顿了一下,她凝视着沈建群:“我们离婚吧。”

沈建群震楞了“小小......”

“你的人生不该被我拖累,我不要你以后和我一样接受别人异样的眼光,所以我们离婚吧!”

“不要,小小,不要......”刘婆婆在床上哭着摇着头:“是我们的错,你们不要离婚,我们绝不拖累小小。”

刘婆婆年轻的时候嫁给了邱爷爷,他们很是恩爱,唯一的遗憾是他们一直没有孩子,这也成了刘婆婆的心病,她想过要离开邱爷爷,可是邱爷爷不肯。为了实现刘婆婆的心愿,他打听了,可以去做试管婴儿,但是费用很高,一次需要花费二十多万,还不一定能够成功。

他拼命挣钱,在存够手术费后带着刘婆婆去了北京,许是刘婆婆体质特殊,他们的求子之路并不容易。刘婆婆过五十二岁生日那天,邱爷爷再一次带着她去了北京,这一次是他们最后一次尝试,成不成听天由命。许是上天被他们的诚意所感动,第三次刘婆婆终于顺利的怀孕,并在十个月后生下了小小。

初为人母的喜悦很快被现实打破,为了怀上小小,这个家已经一贫如洗,常年的劳作大大透支了邱爷爷的身体。很快他们发现他们这个家庭与其他家庭的格格不入,他们跟不上学校越来越先进的育儿理念,他们也无法融入小小同学的父母圈子,他们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和小小的老师们打交道。

小小变的越来越不爱说话,她越来越沉默,慢慢的她已经不怎么和他们说话了,面对小小,他们越来越无措。当他们发现自己成为小小婚恋上的绊脚石时,他们不止一次的泪流满面的拷问自己,当初是否太过执着?

小小其实很喜欢孩子,因为孩子的世界最简单干净。可是她害怕拥有自己的孩子,她不知道那个因为她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孩子是否愿意她成为他的母亲。她曾想过就这样一个人过一辈子,当她因为阑尾炎导致的疼痛性昏厥在出租房里的时候,她害怕了,她怕有一天她离开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

“小小,这不是你的错。你只是一直没有遇上对的人......”

“小小,我真希望我能够早点遇上你.....”

“小小,以后你的人生里有我!”

沈建群安抚了小小,他很快安排两位老人去了医院做了全面的体检,他要将刘婆婆和邱爷爷接到Y市和他们一起生活,刘婆婆死活不肯同意,最后他请了住家的保姆照顾,并时常带着小小回来看望。

刘婆婆在小小和沈建群离开的时候交给了她一个木箱子,那个是邱爷爷亲手打造的,里面是给小小准备的陪嫁。小小打开后发现里面是她从小到大用过的头饰、画过的画、捏过的小泥人。

还有一张银行卡,是她这么多年给他们打过来的钱以及他们省吃俭用为小小存下的钱。小小看着这些扑在沈建群的怀里哭的死去活来。

两年后,当小小刚刚学会走路的儿子歪歪倒倒的张开双臂扑向小小怀中的时候,小小抱住肉肉的儿子的时候她仿佛拥有了全世界,她突然理解了刘婆婆当年的执着。她仿佛看见又听见牙牙学语的她手里拿着冰激凌一边奔向邱爷爷一边说这个真好吃,当她把冰激凌塞进邱爷爷嘴里时,邱爷爷爽朗的笑声响彻南城的天空。(作品名:《妻子的秘密》,作者:人间小小虾米 。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

 展开全部

猜你喜欢

2 10
返回首页    留言反馈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底部邮箱,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Copyright © 201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

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说明具体情况。

Copyright © 201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复制下方链接,去粘贴给好友吧: --4m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