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浏览器  分享

江湖儿女

7.6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百度云

剧情介绍

终于看完了《江湖儿女》,第六代导演的第九部剧情长片,贾樟柯还是那个贾樟柯,还用着当年一站一站跑清华北大的力气谈电影人的理想和社会责任。

对一部商业片进行“造势”营销并没有错,即使是所谓特殊时期的贾樟柯也一直都俱备这种与生俱来的PR能力。在过去的20年里,贾樟柯稳健地完成了自己从“地下”到“地上”的位移。就像《江湖儿女》,仍然讲了一个关于斌斌和巧巧的故事,然而已经再也不是过去那个斌斌和巧巧的故事了。

从1997年的《小武》一步步走到今天,贾樟柯当然还是贾樟柯,但显然再用「青春导演」去形容或者要求他已然不合适了。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江湖与现代社会的双重性

贾樟柯从《小武》到《江湖儿女》,都是在拍同一个故事。

所谓同一个故事,是指他的核心没有离开关注当代中国现代性,从他的「故乡三部曲」到《世界》和《三峡好人》,就算是纪录片《二十四城记》和《海上传奇》,都是在诉说中国人在近二十年的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变迁与适应或不适应。

当然,不论风格、角色还是场景,《小武》与《江湖儿女》之间的差别有若天渊,但那颗观察现代中国发展的眼睛,却又始终如一。

所以倘若把《江湖儿女》看成是犯罪片、爱情片或是黑帮片,都是窄化了这部电影带给观众的想像。但影片却又是明刀明枪的运用了黑帮和江湖想像,来诉说现代故事。

所以,我们对影片的第一个疑问会是,为何运用了黑帮和江湖?这对诉说现代社会有什么重要呢?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江湖儿女》基本上可以分为上下两段,前半是黑帮式的半魔幻世界,后半是写实主义的小市民生活。不论是用色、运镜、整体风格和气氛,两段都各有不同。

前半段终结于巧巧为斌哥顶藏枪之罪,入狱五年;

后半段始于巧巧出狱寻找斌哥,她在奉节看见昔日勇猛一时的大哥正在衰败,最后回到家乡山西大同做点小生意完场。

我们在此可以看见黑帮世界转入现实世界的转折:黑帮世界早已过去,成为历史,现在是现代化的飞速发展时期,全世界都在高速发展。事实上,不论在影片中还是在现实生活,当中的转折并不是如此截然二分的。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如此,我们就可以为《江湖儿女》这部电影断代,前半段是前现代的黑帮世界,以义气作为世界运作的基本逻辑;后半段则是现代世界。而在现代世界中,我们发现黑帮世界的残余和资本主义,这是双重性拍摄手法。

当然,双重性双方并不是势均力敌的,黑帮在《江湖儿女》的现代中国不过残余,但这份残余,并不单是对江湖义气的怀旧或怀恋。至于「江湖」的设定在这影片中,也不单是贾樟柯为加入商业元素而设定的类型背景。若要仔细探究,我们可回到把江湖类型发扬光大的地方——香港电影──去查看。

所以,《江湖儿女》中的「江湖」并不纯是对电影怀旧的浪漫想像,也同时指涉一种前现代社会的状况。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还有一点,贾樟柯在影片中常常运用到香港电影流行文化的元素,过往出现的《上海滩》在这影片也有。

但谈到江湖,自然让人想到吴宇森的黑帮电影和他镜头下的英雄原型:周润发所饰演的黑帮角色。

《江湖儿女》有一幕,斌哥与一众手下围着电视看吴宇森的《喋血双雄》,电视上是周润发开枪的画面,背景则播着《喋血双雄》的主题曲,由叶倩文主唱的《浅醉一生》。

这一幕有很多元素值得讨论,而与之相关的,是《江湖儿女》里对吴宇森黑帮世界的引用。虽然不过匆匆一幕,却叫观众明白到这片的黑帮人物设定、人物关系和世界特色都与吴宇森的世界密切相关。

所以才有配乐《浅醉一生》不只一次在影片中播放,不断提示观众这层含义。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吴宇森曾明言他的电影受张彻影响,他的“少年江湖”可说是受张彻启发。

虽说张彻多拍武打片,吴宇森则主力于以现代香港为背景的黑帮警匪片,类型好像各不相同,但均展现出男性交谊的人物关系,从这点来看,二人确有相似之处,甚至可以说是一脉相承。

著有《张门才女》的曼素恩曾指出,“男人之间的连带是华夏历史中富人与穷人、精英与普通人成功和生存的关键。”

由此,不同的社团、堂口和会馆应运而生,当中以兄弟间的义气为联系,而兄弟则以社团或会馆的利益为优先。由此,我们看到香港电影中的黑社会的原型,而社团得以维系,与以义气为本的友谊密切相关,这都是看惯熟谙黑帮电影的观众耳熟能详的了。

也不只在香港武侠和武打片中看到这种男性交谊的相处关系,它甚至存在现实社会中。

也因而,《江湖儿女》中的「江湖」并不纯是对电影怀旧的浪漫想像,也同时指涉一种黑帮情结。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江湖」儿女,变成江湖「儿女」

贾樟柯或有一点特质可与其他第六代导演区分开来,当其他导演将作品的诠释被动或主动地交付给观众时,贾樟柯身上的那股敏锐在过去的二十年间精心打造了自己,并拥有了一种可以在情怀与青春中间的模糊地带自由游走的能力。

他一直是自己电影首当其冲的阐释者,并通过写作、演讲、访谈等大量非电影生产主动“潜规则”了影迷对他作品中的理解和各种符号的意涵。

他通过《小武》、《站台》和《任逍遥》分享了自己的乡愁并成功地获得认可之后,贾樟柯义无反顾地从自己熟悉的记忆中走了出去,将自己的重心转向了对社会问题的探讨,并以此建立了自己心中的某种角色。

我把这种“某种”,称之为他的「江湖」。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什么是江湖?我真的说不上来。

但透过电影可以看到,江湖的形态在《江湖儿女》的后半段已然瓦解。

帮会没有了,斌哥落漠地败走奉节,手下的大学生成为企业总裁,他则变成在城镇间到处寻找上流机会的底层人。

在《江湖儿女》中,依然继续秉持着男性义气的,不是斌哥,而是巧巧。

她出狱后,从山西大同直奔奉节,从本来是斌哥身边的女人,变成在江湖上行走的女人。

女性鲜有在香港黑帮电影的世界中担任主要角色,极为边缘,就像《古惑仔情义篇之洪兴十三妹》中的十三妹一样,但例外并不多。《江湖儿女》却把巧巧放在江湖,让她心怀义气。但是,她对斌哥的穷追不舍,吊诡地既讲义气,也谈爱情。贾樟柯在此把义气/爱情混在一起,使观众难分彼此,到底一直连结斌哥和巧巧的,是义气呢?还是爱情呢?

这真的是《江湖儿女》中最奇妙的关系了。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而这种置换,并不单纯是爱情换义气这种。

若从巧巧和斌哥最后的相处时光来看,正是两者最为显影之时:爱情加上义气,使江湖豪情阴柔,使二人之关系暂且缓冲下来。

最终,斌哥的阳刚式江湖气使他和前现代社会的残存价值和生存模式在片末慢慢消失:斌哥后来中风,双脚行动不便,回到大同见巧巧,巧巧以现代的爱无私地照顾曾是大哥/情人的斌哥。但斌哥不堪前现代的义气失去昔日雄锋,最后决定离开。

斌哥具体化地代表了从香港电影而来的黑帮形象,在影片结局消失。

这里所指的形象,不只是电影画面的形象。巧巧在麻雀馆安装监视装置,拍摄着馆内外人士的一举一动,以保安全,代表着麻雀馆慢慢迈向现代化。电影最后的镜头,就是拍着那些监视屏,看着巧巧在其中无声地寻找斌哥的纵影,斌哥却在众多监视器前消失,不留痕迹。斌哥最后的形像有如幽灵,有如鬼魅,在现代社会的监视下蒸发了。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贾樟柯以关二哥始,以监控装置终,明显表示前现代往现代的转向。

以前社群规训在于关二哥的义气,成员以社群的利益为先;现在社群规训则是无所不在的监视装置的凝视,成员则以不破坏他人私有财产和公共社会安全为要。

爱情抢救不了义气,关二哥也无人记念

这是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留下的一笔财富。

电影终结于高空镜头,航拍着大同现代化后一幢又一幢整齐的屋宇的地区。贾樟柯就是如此悬站在半空,没有向观众诉说他对现实判断的立脚点,因而也悬空了对所描述对象的判断。

在物外的镜头,把他放在客观距离,留让观众自行判断现代化中国的前进与后退。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第六代导演,一直都在与时俱进。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第六代导演的青春幻想

《江湖儿女》的成功与失败都体现在贾樟柯身上这股挥之不去的幻想劲儿上。

作为商业片,《江湖儿女》是成功的,贾樟柯再次精准地对影片进行了不同年龄群的层次设定,以满足不同观众的需要。对不熟悉贾樟柯从前作品的观众,「江湖」适用于如今可能在都市打拼,曾在各个不同的小镇度过了自己青春期的你。

巧巧对斌斌近乎倔强的执着打动了同样轰轰烈烈地爱过的你。

但进一步看,「江湖」远远不止是贾导的一个线索。在该线索中,当各种元素的重复出现,作品本身涵盖的时间、空间线索原本可以大大超过一部电影的观感。在《江湖儿女》中巧巧的齐刘海假发和她在斌哥肩上咬下的一口可以同时是在《任逍遥》中发生的。

而在一个无限循环的回路中,不同身份的赵涛以相同的姿势依靠在即将抵达三峡的船上,以展开一个不同的,在细枝末节上又似曾相识的故事。如此,全片近似于一个贾樟柯版的系列RPG 游戏。玩家跟随由赵涛扮演的女主人共穿梭于游戏前作中的各个时空,并与出现在同款游戏中的各个NPC角色产生互动。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时间带来的信任感造就起了这样一个世界,与往常不同,贾樟柯不仅拍了自己的青春,他也终于有机会拍下自己的青春幻想。

从这个角度来看,《江湖儿女》前三分之一犹如一个酣畅淋漓的“春梦”,如同现实中的境遇,电影里的主人公再也不用孤独地进行死循环般的青春漫无目的期,他们摇身一变变成了穿着松垮衬衫的带头大哥和大哥身边骄傲的大姐,那个烟雾缭绕的小放映厅里,戴手套的帮派大哥们同看一部《英雄好汉》。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有一点可以肯定,贾樟柯一直不是那种可以掌控并表达超越自己生活经验以外的导演。

如果说「故乡三部曲」之后,贾樟柯作品就一直存在虚浮的失控和想象力的贫乏,这失控和贫乏经由《24城》或《天注定》等片中对于社会症结的敏锐掌握之外,以生活妥帖地掩盖过去了,那么《江湖儿女》从巧巧朝天鸣枪以后,影片表达开始急转直下就显得尤其明显。

从某个角度来说,贾樟柯还是放弃了自己的梦。这是我看完《三峡好人》再看《江湖儿女》最为震撼的一点。

而这让他的前作中所有累积的,可能对观众造成影响的情愫都在《江湖儿女》中蜕化为了一种粘腻的青春幻想。按照常理,贾樟柯拍赵涛到现在,几乎像费里尼拍朱丽叶塔,区别在于由于导演想我所想。御用女主赵涛所有的主角光环都闪烁着一种人造的塑料感——所有的困难都仿佛是人为造成的,并被摆放好,等待着女主角去解决。

但就是这种微弱的“女性独立主义”崛起,才更容易让观众看到青春的气息。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贾樟柯深知自己的成功之处,继而打出了一手自己打惯了的好牌。所以才明白赵涛再次见到外星人的剧情为什么是全片高潮。

这也从反面说明贾樟柯真的是一位非常自知的创作者。

十几年前,正是这架在《三峡好人》的废墟中冉冉升起的飞碟引发了影评人对于贾樟柯电影美学从《小武》时期的「纪实主义」向「超现实魔幻现实主义」转变的过程

所以可以想象,未来几年内出现充满超现实视觉元素的剧情片可能将越来越多。很难说,这种柔软的叙事方式中到底有多少是纯粹导演的“想我所想”。至少有一点是崭新的,那就是这些剧情片背后有一批崭新的导演,他们还没有成功,还会像《站台》拍摄花絮里的贾樟柯裹着军大衣认真传授群众演员如何正确的往别人头上拍板砖以及如何正确倒地时那样诚实

他们的电影将在影院中再次上映,再与每个购票的普通观众形成一个匆忙的“同谋”。

这也是我时隔一年之久才看《江湖儿女》的主要原因。

浅析贾樟柯在《江湖儿女》中所营造的「江湖」究竟是什么?

当然,《江湖儿女》中的第二次升空显然已经不在这个语境下了,更像是对于导演这些年平和下来,无可描述的“飞碟”影像表达与主人公境遇之间形成的生硬譬喻,以及想象力的匮乏程度,只能令人联想到在KTV中唱到《我是女生》中“脸变成红苹果”的瞬间屏幕上闪现的巨大苹果。

欣慰的是这一切可能将在导演本人下一场交流中的自我阐释里再次变得深不可测起来。

走到今天,贾樟柯其实就如同华语电影的当代艺术家艾未未。他们的作品全都是好的吗?未必。他的存在是重要的吗?答案绝对是!

江湖无儿女,其实江湖里到处都是儿女...

 展开全部

猜你喜欢

4 9
返回首页    留言反馈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底部邮箱,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Copyright © 201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

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说明具体情况。

Copyright © 201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复制下方链接,去粘贴给好友吧: --4m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