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浏览器  分享

切肤之痛

6.5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百度云

剧情介绍

原标题:顶着“21世纪最佳歌剧”光环,《切肤之痛》惊艳了上海观众

游吟诗人爱上一位贵族夫人,贵族发现奸情后,将游吟诗人的心脏挖出来,喂给了妻子吃……这是《切肤之痛》里的剧情。暴力、背叛、嫉妒、杀戮,不管是故事还是音乐,乔治·本杰明的这部现代歌剧都称得上暗黑,然而就是这么一部极端的歌剧,在全世界圈了不少粉。

10月25日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荷兰-马耳他籍指挥家劳伦斯·雷内斯执棒上海交响乐团,以“半舞台版”的形式,上演了有着“21世纪最佳歌剧”之称的《切肤之痛》。

演出结束,不少人的朋友圈就被刷屏了。三位主演不仅声乐造诣精妙,表演功力同样不凡,尤其是饰演女主阿涅丝的美国女高音乔治娅·贾曼,表演甚至精细到了发丝,时刻牵动着观众的视线。即便没有舞美和道具护体,这部“半舞台版”歌剧也证明,只要歌唱家和乐团“演技”在线,同样会很有戏剧感染力。

“暗黑”歌剧《切肤之痛》惊艳上海观众

慢工出细活的作曲家

英国作曲家乔治·本杰明年轻时便早早显露出过人的音乐天赋。

1976年,16岁的他前往巴黎,跟随梅西安学习作曲。梅西安对这位年轻有为的爱徒评价甚高,甚至将本杰明的才华与神童莫扎特相提并论。

后来,本杰明又进入剑桥国王学院学习音乐。就读期间,他的管弦乐作品《为地平线环绕》就在英国广播公司逍遥音乐节上公演,成为当时所有参演作品作曲家中最年轻的一位。该作首演即获成功,梅西安称其为“20世纪的经典杰作”。

本杰明在音乐上的早熟与成功,并没有让他心生骄傲,相反,他却行事低调谨慎。

此后30年间,本杰明的音乐创作历程可谓相当缓慢,虽然他涉猎了室内乐、歌剧、电子音乐等多种音乐体裁,但作品数量并不多。为了打磨一部十几分钟的作品,他可以花上数年时间之久。1988年至1992年,本杰明仅创作了两部作品,加起来总时长竟只有20分钟。换言之,他平均每年只创作了5分钟的音乐。

本杰明认为,音乐创作需要许多草图、许多放弃、许多等待,这是达到他所想要结果的唯一途径,而在完成一部作品之后,需要有一段时间来深思熟虑下一步作品的构思。媒体因此常给本杰明的作品冠以“精致”“一丝不苟”“完美无瑕”的评价,他留给人们的印象,就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匠人。

“暗黑”歌剧《切肤之痛》惊艳上海观众

古老的故事套上现代音乐

作为本杰明的第一部大型歌剧,《切肤之痛》由作曲家本人指挥,首演于2012年法国普罗旺斯-艾克斯音乐节。迄今,这部作品已在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歌剧院上演,获奖无数。

本剧剧本由英国剧作家马丁·克林普创作,和很多歌剧一样,《切肤之痛》一脉相承了爱、嫉妒、报复的母题,讲述了一段三角虐恋。

它的灵感来源于一则古老故事。故事背景发生在13世纪的普罗旺斯,游吟诗人爱上了他的守护者之妻阿涅丝,对她吟唱歌谣大加赞美。守护者知道后,怒不可遏,杀了游吟诗人,并挖出其心脏给妻子食用。阿涅丝得知真相,发誓永不再吃喝,以求在口中留住爱人的气味。最终,她从阳台上纵身一跃,结束了生命。

在过去的大多数歌剧里,女性大都附属于男性,且以死亡为结局。在《切肤之痛》里,克林普创作了一个大胆又有主见的女性形象——阿涅丝。她在剧中道出的第一个词便是带有挑衅意味的“不”,她对威廉的不断挑逗暗含着性暗示,甚至鼓动他在皮肤上作一幅真正的女子画像,叛逆又出格。

故事很古老,本杰明的音乐却很现代。

全剧伊始,铜管、木管以及弦乐队就奏出尖锐的不协和音。这种在和声上对听众耳朵的折磨,在现代音乐中司空见惯,但本杰明并不仅仅用不协和音来描绘恐怖,他的音乐有自己的逻辑发展,更像是人物意志的痛苦宣泄。

黑暗、压抑、狂野,本杰明就像在一幅巨大的画布上做画,双簧管、弱音小号、拨弦乐器、手鼓合在一起碰撞出奇妙的色彩,甚至用上了很少见的玻璃琴来营造尖利的压抑。即便是那些熟知作曲家以往作品的忠实乐迷,也不得不惊讶于《切肤之痛》带给他们的全新冲击。

“暗黑”歌剧《切肤之痛》惊艳上海观众

更有意思的是,这部剧还呈现出一种类似“间离”的戏剧效果,剧中角色会以第一人称讲述剧情,又以第三人称陈述自我的情绪体验,观众要时刻紧绷神经,跟着跳进跳出。

《切肤之痛》在法国首演时是以舞台版面世的,当时的舞台导演直接安排了丈夫喂妻子吃心的场景,视觉与听觉上的双重刺激,让人有看惊悚电影的错觉。作为台下的观众之一,劳伦斯·雷内斯当时就被它迷住了,“可能未来几百年它都会久演不衰,可以和莫扎特、威尔第的歌剧相媲美。”

舞台版和半舞台版都指挥过后,劳伦斯·雷内斯直言,这部歌剧融合了近一个多世纪以来的现代主义特征和前沿调性,色彩变化繁复且极致,演起来难度相当高。譬如剧中有个片段,阿涅丝假装睡着了,但丈夫心知肚明,似乎能在心里听到妻子睫毛蹭在枕头上时,那种如同昆虫蠕动般的声音,“这时弦乐需要挑弓,营造出让人害怕的音响效果。”

“当你在演莫扎特、贝多芬、马勒、布鲁克纳时,每个作曲家就像一门你已经熟悉了的语言,你演得越多就越知道怎么演下去。演现代音乐则像学新语言,你要带着乐团在一周时间里迅速学会它,还要传递那么多微妙的不同情绪,这对任何一个乐团来说都是挑战,而不只是上海交响乐团。”对于这次和上交的合作,劳伦斯·雷内斯语气里都是满意,“我很享受。”

 展开全部

猜你喜欢

2 3
返回首页    留言反馈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底部邮箱,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Copyright © 201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

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说明具体情况。

Copyright © 201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复制下方链接,去粘贴给好友吧: --4m影院-